3月23日上午有快报读者爆料:杭州临平红联九漾华庭西区,22日晚上8点左右,一个小女孩独自在家,不知怎的从阳台坠落。

  记者刘抗核实报道:3月23日上午11点,我来到事发地,小区周遭封闭,东南门进出。小女孩坠楼的事情,两个保安师傅都听说了,六幢某户人家,小孩才6岁。

  六幢北边是个小广场,几个带孩子的阿姨在玩,有人对着六幢指指点点。

  李大姐住在隔壁一幢,她说昨晚8点左右,她正在家客厅拖地,突然外面“砰”的一声,很响。“我意识到不好,透过窗户往楼下看,有些暗,看不清。”

  李大姐收拾好下楼去,已经有人围着,有个小女孩从楼上掉下来,落在水泥地和绿化带交界处。“小女孩一动不动,叫她没反应,有人探了探脖颈,说还有跳动。有人报了警,打了120,120电话里指示不要轻易去动她。”

  刘先生说他住在小女孩家楼上,他说九漾华庭分东西两区,是2018年交付的回迁安置房。

  “楼下邻居我不认识,听说主人在外地,房子租给二房东,二房东又把房子出租了。小女孩一家是外地人,去年就住在这边,租的房子,平时电梯里打过照面,但是不熟。”

  事发时刘先生在小区里溜圈,“回到小区楼下,围了好多人,120也在,不一会走了。”

  我听几个小区业主讲,晚上8点半的样子,孩子父母来了,开车来的,两个人下车来,样子看上去很紧张,他们想穿过人群,往警戒线里走。有人说孩子送医院了,有人拦牢了不让过去,问孩子是不是穿某个颜色的衣服,是不是六七岁?孩子妈听了就哭,身子哆嗦站不住,还说:“让她跟我去厂里她不去……”孩子爸搀扶着她上车赶去医院。

  红联社区王主任昨晚接到消息后,马上赶到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,在医院抢救室门口见到孩子父母,他们是安徽绩溪人,在海宁开厂,生产拉链。

  王主任说:“孩子爸呆在角落,一言不发,后来在打电话,说的方言听不懂,能感受到懊恼与自责。孩子妈也哭,孩子已经上学,学校还没开学,就带她来杭州住几天。家里有个大孩子,上初中,这个是小的。我听她妈妈讲,前两天每天都带女儿去厂里,昨天早上女儿不去,要在家里,哪里知道……他们说中午还回了趟家,给孩子做了午饭……

  “他们租的房子我没进去过,听一个进去的人讲,房间很小,床靠着窗户。”王主任不胜唏嘘,“家里有小孩的,一定要管牢啊。”